“逐月”落地,军官逐月到底有没有吸引力?

浏览:4614   发布时间: 09月25日

目前,“逐月”审议稿已经下发至基层,最近几天,是一些面临转身的战友的关键时期,是选择“转业”还是“逐月”,何去何从,将会很大程度上决定后半生的命运。

《退役军人保障法》第二十一条、《兵役法》第五十五条均规定,“对退役的军官,国家采取退休、转业、逐月领取退役金、复员等方式妥善安置。”可见,逐月领取退役金将是未来长期施行的制度化军官退役模式。

根据审议稿的相关规定,“退役金区分国家法定退休年龄前后两个阶段发放。达到国家法定退休年龄前,按照规定逐月发放退役金;达到国家法定退休年龄后,按照规定享受基本养老金、职业年金等养老保险待遇,并继续保留一定比例退役金发放终身。”即通俗说的“60岁后进社保”。计发比例为计发基数的60%加增发比例,按照一名24年军龄副团职军官的测算,逐月领取退役金约9000元,但其经过反复衡量,最终还是选择的“转业安置”。

“逐月”有没有吸引力?恐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评价任何事物,只要站在历史的维度用发展的眼光,可能就豁然开朗。

军官这个职业具备明显的特殊性。无庸置疑,军官首先是受人尊敬的。然而军官受人尊敬的根源源于军官具备的是军人本质。在中国,军人的涵义往往就是“牺牲奉献”、“不计回报”,军人赢得的尊重往往靠的是军人默默付出有支撑。 革命战争年代,无数军人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新中国的诞生;和平建设时期,无数军人响应号召垦荒戍边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改革开放以后,又有无数军人响应“军队建设服务经济建设大局”,有的整体改制,有的在几次大裁军中回归社会,投身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洪流。但不管怎样,服从是军人的天职,牺牲奉献是其身上的标签,98抗洪、*……越是艰难险阻,你就会看到军人的身影。军官也是普通军人的一份子,他们在这个群体中同样在用“牺牲奉献”诠释着军人二字的内涵。

不可能每名军官都能当将军,于是多数军官在军旅生涯中都会面临转业这一“二次选择”。关于军官转业制度,也在随着社会的进步不断的变革。计划经济时代,军官主要退出制度是通俗说的转业,那时的人们认为能当上军官就是“铁饭碗”,一旦转业到地方还可以有一个体面的工作,毕竟那个时候什么都是“计划分配”;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的搞活,军官转业安置的“计划”特点已经逐渐和“市场经济”脱节,军官转业之路可谓越来越艰难,地方不愿意要,却又不得不接收,每年都有大批的转业干部待安置,各种矛盾突出,各种问题也逐渐累积和显现,于是迫切需要对军官退出机制做出改革。

2001年,党中央、国务院及中央军委联合下发了《军队转业干部安置暂行办法》(3号文件),“自主择业”安置方式应运而生。出台这一政策的唯一目的就是减轻地方政府的安置压力。起初,多数军官对这种新的安置方式并不热衷,因为大家已经固化了转业安置的思维方式,认为这一新生事物前途的优劣并不明朗。但随着时间跨度的延长,自主择业逐渐显示出一定吸引力,因为自主择业的一个重要特征是“退役金增长机制”,即随着现役增长而增长,且直至生命终结。

进入新世纪,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长,加之国家战略的调整,提出了“富国与强军的统一”,军队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协调发展,现役军官的薪金水涨船高,与地方公务员相比慢慢积累了初步的比较优势,自主择业的军官也逐渐得到了“实惠”。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所说的自主择业的“一定吸引力”,实际上是与转业安置存在的种种问题比较后折衷的“相对吸引力”。一方面,地方安置一直不乐观,降职安置,发展受限,没有好岗位,甚至在很多地区营职以下军官只能进事业单位,不能安排行政编制,等等;另一方面,随着“反腐”高压,地方公务员的边际优势已经被最大限度的压缩,而自主择业尽管无权、无钱,却也能实现温饱。相对转业安置要的种种无奈,自主择业本质上是“退而求其次”的妥协。

自主择业施行20年来,其优点逐渐显现,极大减轻了地方政府的安置压力。自主择业群体的人数也在逐年累增,目前有30万人。当然在自主择业执行过程中,也存在很多尚未解决的问题,如各地政策执行不统一,住房补贴、公务员医保、体检不落实等等问题,但总体上,自主择业已经形成较完整的政策体系且被越来越多的转业军官认可。

时间进入2020年,随着习主席对军人“尊崇”理念的提出,退役军人事务部成立,相关部门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对军官退出机制进一步做出了改革。即在新制定的《退役军人保障法》中推出了“逐月领取退役金”的安置方式,取代“自主择业”。然而,《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一经推出,在征求意见环节引来众多现役、退役军人关注,各种意见、建议通过网络、信件等渠道不断涌入立法委及退役军人事务部,成为当年的“意见之王”。一方面显示出保障法受到关注的程度,另一方面也暴露了草案本身存在的突出问题。当然退保法几经修改,也吸取了大量宝贵意见最终通过实施。

“逐月领取退役金”的安置方式,取代“自主择业”,从人员范围上,将军士纳入,是一大进步。但是,由于逐月的具体细滞后于退保法,期间种种传闻、“神图”,引起军官群体的不安。主要源自逐月退役金改变了自主择业退役金的增长模式,即前文所述,“基本不随现役增长且60岁后进入社保”。

军官退出现役制度改革,其根本目的和落脚点应该是保证部队军官队伍的稳定性和健康良性发展,且应该被多数军官所接受。如果一种改革,多数人不赞成甚至引起怀疑或者信任危机而成为“鸡肋”,只能说明这种改革尚不成熟。

引用我在先前写的《“安置”或者“逐月”, 军官退役如何选?文中的一段话:军官这个职业本来就存在较高的成长“成本”。军官晋升机制导致多数人最终要面临退出或转身,并不是自身能力问题,是保证军官队伍良性循环的无奈,不可能所有人都能当“将军”。但多数基层军官一旦离开军营,一切归零,3、40岁左右没有任何地方的“一技之长”,部队的成长环境甚至进一步弱化了他们的社会生存技能,尽管这其中不乏当年高考考军校时“985”、“211”级别人群存在,但再次进入社会,不管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相比同龄人已经存在肉眼可见的差距。因此,对于军官的退出机制,在当下国家具备一定物质条件的基础上,应该加予保护措施,而不是一味推向市场。国家的强大需要军人去保卫和牺牲奉献,而牺牲奉献也理应换得一定的物质保障。实际上,基层部队,艰苦边远地区、西藏等部队工作的军官很多都有身体上的疾病,更不用提多年来对家庭、妻女生活上的亏欠。所以,尊崇理念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需要切实可行的措施。

  • 目前,逐月“审议稿”已经下发基层,基本上和前期传言没有多大的差距,无非是增加了“达到国家法定退休年龄时,保留当月退役金(含艰苦边远地区补助)的一定比例(20%),自下月起按照规定发放终身”的内容,本质是一种平衡的方案。

军官“逐月”,到底有没有吸引力?看来需要时间给出答案。

主营产品:辊筒/滚筒